上海频道: 继中国之后,东南亚国家陆续拒收“洋垃圾”

這是

上海频道
上海频道
继中国之后,东南亚国家陆续拒收“洋垃圾” http://sh.people.com.cn/n2/2019/0718/c138654-33155067.html Jul 18th 2019, 00:00
继中国之后,东南亚国家陆续拒收“洋垃圾” 发展中国家不是富国“垃圾场”(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严 瑜 马来西亚敦促发达国家停止输出垃圾废品。 张纹综摄(新华社发) 5月,马来西亚巴生港,一个装运垃圾的集装箱散发着恶臭。马来西亚环境部长杨美盈说,她将把这些生蛆的垃圾送回…… 近日,彭博社记者将这一幕写进新闻报道,称杨美盈的话代表了在整个东南亚地区蔓延的一种担忧。来自欧美国家的大量垃圾正让东南亚国家备感重压,并逐渐失去耐心。如外媒所言,对出口垃圾的发达国家来说,一个信息应当是明确的:自己的垃圾该自己处理。 东南亚拒绝成为垃圾场 近来,拒绝“洋垃圾”的呼声在东南亚国家持续高涨。 印尼《雅加达时报》7月9日报道称,印尼海关在该国港口再度查获大量来自澳大利亚的有害垃圾,并将把这些垃圾“送回老家”。而在此前一周,印尼政府刚刚宣布,将把49个装满“洋垃圾”的集装箱退回包括法国在内的多个发达国家。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发达国家每年都向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亚洲多个发展中国家出口数量惊人的“洋垃圾”。而自去年起,东南亚国家面临的“洋垃圾包袱”愈加沉重。 2018年1月,中国正式实施“洋垃圾”禁令,全面禁止进口4类24种固体废物。此后,欧美国家的垃圾回收商将目光转向其他亚洲市场,尤其是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 以德国为例,根据德媒提供的数据,2017年,该国向印尼出口的塑料垃圾为600吨,而在2018年前10个月,这一数字增加到4.95万吨。另有数据显示,2018年前6个月,出口到马来西亚的垃圾从2016年的16.85万吨上升到45.6万吨。 日益剧增的“洋垃圾”给东南亚国家的生态环境、民众健康带来严重危害。重压之下,各国相继出台禁止垃圾进口的限制措施和相关法律,对“洋垃圾”说“不”。 6月,菲律宾不惜以打“外交战”为代价,坚持将69个装有违规进口垃圾的集装箱送回加拿大。5月,马来西亚也宣布将把450吨进口垃圾送回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美国等地。 此外,从去年起,部分东南亚国家陆续立法,给“洋垃圾”套上法律枷锁。泰国政府宣布2021年前将禁止进口塑料废物。越南政府也表示,停止发放新的垃圾进口许可,“国家不能成为垃圾场”。 “目前,印尼、菲律宾等国都对进口‘洋垃圾’采取严厉的打击措施,主要包括强化海关监管和检查,并在国内进一步加强相关法律的制定和完善。”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禁令倒逼产业链更新 “由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经济、技术和国家法制建设方面的发展差距,发达国家的废物生产者为尽可能降低废物的处置成本,选择不负责任的出口方式,但在环境执法和技术方面又无法在发展中国家实现对废物贸易的有效监管,从而导致发展中国家成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助理研究员、巴塞尔公约亚太区域中心综合室主任谭全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是中国以及东南亚国家普遍面临“洋垃圾”问题的主要原因。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发达国家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6%,却制造了全球34%的垃圾。将固体垃圾出口到发展中国家进行处理、回收、再利用,许多发达国家惯用的这种“洁身自好”之举,虽能带来一定经济效益,却让发展中国家承担了巨大的社会和环境成本。 水源污染、庄稼枯萎、民众患病……“德国之声”日前在关注马来西亚吉隆坡一座小镇因垃圾处理而环境受损后指出,这些“洋垃圾”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环境和社会危害。 “处理‘洋垃圾’,除了焚烧、掩埋之外,还需要分拣和一些技术性手段,东南亚国家短期内还不具备处理大量‘洋垃圾’的能力。此外,部分东南亚国家生态环境较为脆弱,本就面临海洋垃圾、污水等挑战,‘洋垃圾’的大量涌入将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致命伤害,甚至毁灭性影响,对这些国家的发展极为不利。”许利平说。 如今,随着“洋垃圾”带来的多重危害日益凸显以及东南亚国家整体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越来越多国家选择对“洋垃圾”“零容忍”。中国去年发布的“洋垃圾”禁令更让面临相似苦恼的发展中国家有了效仿的榜样。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6月20日,在第34届东盟峰会举行之前,一群抗议者出现在泰国曼谷的一座政府大楼前,呼吁东盟国家禁止“从世界任何地方”向该地区出口废物。 对此,英国回收协会负责人认为,中国的“洋垃圾”禁令是一件好事,既可以倒逼更多资金投入垃圾处理技术的研发,也可以倒逼从商品制造到垃圾处理的整个产业链进行更新。 “自己的垃圾应自己解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50年,人类制造的固体垃圾将上升到34亿吨。随着越来越多东南亚国家拒绝“接盘”,发达国家又将如何安置它们的垃圾? 有分析称,也许非洲将成为发达国家的下一个目标。然而,寻找“下家”只是不负责任的应急之举。发达国家真正该思考的,不是如何将垃圾压力转嫁他国,而是如何从源头根治问题。 彭博社称,解决办法可能在于新科技和社会行为的改变,从而减少甚至消除对垃圾填埋场和焚化炉的需求。而对发达国家来说,尤为迫切的是应学会自己处理垃圾。 5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包括中国在内的186个国家共同通过了一项决定,不再允许发达国家将其塑料垃圾随便丢给发展中国家处理。有日媒称,这对国际间的垃圾进出口施加了更进一步的严格限制。 “‘洋垃圾’问题由来已久,既是一个发展中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球治理的问题,牵涉多国,需要从全球层面提高认识,并出台相关国际法,展开综合治理。”许利平指出,相关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作为大部分“洋垃圾”的主要生产国,理应承担责任,在本土处理垃圾,而非将其倾销到发展中国家,推卸责任。“此外,发展中国家也应强化本国相关立法与执法,进一步堵住‘洋垃圾’进口的渠道。” 谭全银也认为,解决“洋垃圾”问题需要标本兼治的综合方案。一方面,发达国家应采用更负责任的垃圾处置方式,加强国内设施能力建设,将废物在国内实现环境无害化管理,同时加强执法,防止废物的非法出口;另一方面,各国应共同努力,在倡导和实践可持续生产和消费、提升清洁生产技术水平的同时,加强协作,切实承担各自产生的废物的无害化管理责任,并推动将废物全生命周期责任制纳入国际法框架中,履行相关义务,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https://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https://blogtrottr.com/unsubscribe/3Tr/64N5rh